其他頁面banner圖
運動奏響生命,運動點燃我們的激情! 24小時咨詢熱線:0771-5666528

聯系我們

電 話:0771-5666528 手 機:13807810528 17377159019 地 址:南寧市青秀區桃源路59號商務廳大院19棟1-102房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公司新聞

五問“毒跑道”事件:早有預警為何堵不住漏洞?
作者:system  時間:2019-05-09

 從新疆到東北,從內蒙古到深圳,近兩年來,校園“毒跑道”事件層出不窮,學生家長怒發沖冠……集中爆發的校園“毒跑道”事件已經成為一個全國性事件,而其產生的根源之復雜、持續時間之長、涉及地域之廣、帶來危害之大可能超乎想象。

記者調查發現,“毒操場”“毒跑道”之所以一路“綠燈”查不出來,其背后是劣質產品盛行、低價中標、違規施工、標準缺失、驗收不嚴,相關環節的監管形同虛設。

而在十年前,有媒體就報道過毒跑道,但是由于無現實案例,加上各種監管不力,導致如今事態更加惡化。

焦點1

場地為何“五毒俱全”?

市場蛋糕大,不具備資格的企業也參與進來致質量低下

廣東省體育設施制造商協會副會長、長河集團董事長趙文海透露,劣質的聚氨酯塑膠產品可謂“五毒俱全”。

近些年來,中國學校體育蓬勃發展,市場蛋糕大了,很多不具備資格的企業馬上“殺進來”——聚氨酯廠商里,國際田聯認證的全國有十幾家,中國田協審定的也是十幾家,但實際在做的有數千家。

聚氨酯是目前市場占有量最大的傳統型材料,占了目前國內市場的95%,目前出問題的跑道、操場都是這一類型。

根據記者調查,業內人士對于“毒跑道”產生來源的說法并不完全統一。這是由于聚氨酯跑道需要的原料多,生產鋪設環節也比較多。基本原料是聚氨酯雙組分(A、B)膠水,施工時按一定比例將A、B兩種膠水混合,并加入黑色顆粒,鋪設過程中還會使用溶劑。由于使用的雙組分膠水、黑色顆粒和溶劑涉及多種化工材料,幾乎每個部分都有出問題的可能。

不過,在去年到今年的許多案例中,許多學生的一個突出表現是流鼻血、咳嗽和皮膚過敏。趙文海表示,這應該是游離TDI(甲苯二異氰酸酯)造成的。

據廣州同欣體育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化學博士陳晨介紹,目前聚氨酯跑道普遍是TDI型,其膠水A成分是聚醚和TDI反應形成的預聚體,如果反應不充分就會有游離TDI存在,對人體產生危害。TDI被國家列為職業高級危害的化學物質,是有毒致癌物,對眼睛、呼吸道和皮膚都有刺激。

焦點2

毒跑道如何進入學校?

市場混亂,監管不力,招投標把關不嚴,招標唯低價是取

目前的學校塑膠場地建設招標環節,往往標準就是“低價”。

重慶某區一位教育部門干部介紹,當地有120多所中小學校,40多所各級校園足球特色學校,除了近幾年新建的十幾所學校有標準場地外,其他學校的場地都需要改擴建。不算征地成本,一個配備有看臺等附屬設施的標準塑膠操場每平方米的成本約600元。近幾年,當地每年在學校運動場地改擴建的投入數千萬元,資金壓力很大。

較少的投入加上招標唯低價是取,嚴重影響校園操場的工程質量。

據介紹,性能好又安全環保的塑膠跑道價格應該在280元/平方米以上,但實際上的招標價格少于150元的比比皆是。同時,現實中往往是大型企業中標后,再轉包給中間人或制造商,形成層層轉包。最后只能通過偷工減料或使用劣質原料來保證利潤。

這種低端、有缺陷的產品有著無可比擬的價格優勢,在一切靠價格說話的招標之后,有全套管理制度和認證系統、有研發能力和檢測手段的企業產品反而面臨被取而代之的窘境。

一位生產人造草坪的廠商表示,由于市場混亂,監管不力,招投標把關不嚴,這種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在相關行業里十分典型。

焦點3

施工,還是施毒?

過低的價格帶來劣質的產品,也帶來劣質的施工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施工承包人介紹,目前都是低價中標,有的經過幾道手層層轉包,到實際上的施工方手上已經利潤很低,只能用劣質原材料。

“以前投標需要體育場館施工專業承包資質,2014年底這個規定取消了。現在招標會招建筑商來,房建市政大企業中標,又轉包給其他公司。目前這個行業陷入惡性循環,價格越來越低,轉包的越來越多,品質越來越差。”陳晨說。

2001年,建設部(現住建部)制定發布體育場地設施工程三種級別承包資質,塑膠場地工程需由專業資質企業承包建設。這項規定于2014年被取消。中標企業在中標之后,招來的施工隊伍并不一定具備專業資質,施工過程存在不少瑕疵。

利潤空間很低的中標價格,魚龍混雜的施工隊伍,造成施工過程中的違規添加。趙文海表示,為降低成本,不少施工方在鋪設工程中大量添加苯類等有毒物質。

陳晨認為,聚氨酯跑道的一個突出問題是“不好控制”。即使原材料商賣出的雙組分膠水、黑色顆粒等都是合格的,工程商仍然有可能在施工時不嚴謹導致出問題,或為了降低成本加入其他垃圾材料和有害物質。

焦點4

“毒跑道”為何檢不了查不出?

相關標準制定和修訂滯后,無法完全保證塑膠操場、跑道質量

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沒有嚴格對口的安全環保方面的強制標準,一些跟招標方關系好的工程商,就會建議對方把自己手中已經滿足的標準列入招標條件,達到自己中標的目的。

嚴格來說,在聚氨酯跑道鋪設的施工前、中、后都要進行檢測和監督。但在招標、施工環節相繼“淪陷”后,最后的驗收環節也多半是走形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施工承包人透露,只要鋪得平整,視野效果好,質量方面甲方一般也不會說什么,驗收基本都會通過,不用送檢。

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地教育局分管基建的副局長坦言,2015年之前,塑膠跑道的工程驗收從未包括甲醛、苯、二甲苯等有毒物質檢測。2015年,江蘇等地相繼曝出“毒跑道”事件后,各地增加了塑膠跑道揮發成分的抽檢。

業內人士介紹,校園操場建設目前普遍使用或適用的兩項國家標準規定了苯、甲苯和二甲苯、游離甲苯二異氰酸酯(TDI)、重金屬(鉛、鎘、鉻、汞)這些有害物質的限量。

趙文海認為目前國標已經“不夠用了”,比如對于氯化物、TVOC(總揮發性有機物)等有害物質沒有規定。

陳晨說,這些年來,由于監管不力、歸口管理模糊、片面追求低價、沒有對口強制標準等問題,情況比以前更加惡化了。“確實需要警醒,并進行嚴格監管。”

更為重要的是,在多地出現“毒操場”事件后,卻鮮有人被問責。“最后說來說去都是材料的事,招投標本身沒有追責,違法成本太低。”一位業內人士說。

焦點5

早有預警為何堵不住漏洞?

無檢測標準和專門機構,無集中爆發的案例導致問題被忽視

記者調查發現,早在2003年底,就已經有專家提出TDI聚氨酯跑道的危害。當時有媒體稱,中國室內裝飾協會室內環境監測中心確認,TDI生產的材料,在炎熱或強光的條件下,會有TDI氣體釋放出來,對人體有很大危害。此事引發了媒體的廣泛報道。

但隨后華東理工大學材料與工程學院、中國田徑協會田徑場地人工合成面層檢測實驗室提供的調查結果顯示,TDI塑膠跑道無毒。

當時報道就提出,無論有毒無毒,焦點在于:“我國目前還沒有關于校園塑膠跑道的化學毒性檢測標準和專門的檢測機構,在建造過程中,單靠學校檢驗以達到環保要求很不現實。”

陳晨表示,當年此事確實在業內引起了關注和討論,但由于當時還沒有目前這種集中爆發的案例,導致問題被忽視。

然而,十年前就在說的事情現在進展依然緩慢,加上各種監管不力,事態更加惡化。

炎熱的夏天還沒有結束,關于“毒跑道”的風波、議論和追責并沒有結束,也不應該結束。

福建快三助手